走出心灵的雾霾

走出心灵的雾霾

那个时候,就象一切都被你掌控,就象煨在你火红玫瑰里的一棵桂花树,就象那火红挂满枝头,桂花摇曳着玫瑰香津,袅袅娜娜在扩散,仿若拥着一朵玫瑰香,盈满了痴情的想。 就象那...
承诺彼此柔情相待

承诺彼此柔情相待

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是被这本书开头的一段文字猛然击中的 很快你就82岁了,身高缩短了6厘米,体重只有45公斤,但是你一如既往地美丽、优雅,令我心动。我们已经在一起度过了58个年...
请您“跪”下来跟我说话

请您“跪”下来跟我说话

我的爸爸又胖又高,身体像座宝塔,我长到现在,还跟他差半米,跟他说话,我要仰着头。说不清的时候,他会烦躁,扇子一般的大手一挥去去去,看你的动画片去,我忙着呢! 我知道...
儿女债

儿女债

一 凌晨五点,我就醒了。最先醒的,是我身体上的那根骨头。自从那次捡煤时,山体塌方,压坏了我的腰椎,疼痛就钻进了我的体内,像一只冬眠的虫子,把我衰老的皮肉当做免费的美...
后来我们爱上了一个人

后来我们爱上了一个人

还有些什么我们此刻毫不珍惜,而将永远怀念 唱着唱着,就拥有了很多过去 1994年的夏天,15岁的我被一朵玫瑰花扎伤了手指。 我在阳光下举起沁着血珠的手指,它是半透明的,有和玫...
幸福的假象

幸福的假象

佛经里写人通常走两个极端,不是大智就是大愚。《百喻经》里就有很多这样的故事:有个女人刚生了个儿子,可是她并不满足,还想多要几个孩子。她听信一个老妇的话,准备杀子祭...
敬慕

敬慕

我敬慕过许多人。我自认是一棵弯曲的树,所以尊敬那些笔直的树木。的确,我们应该记得圣诞节前出门去买圣诞树的经验。远远望去,那一排排可爱的树无不妙极,可走近一看,又没...
没来得及的告别

没来得及的告别

真正的告別几乎都是这样:既没有长亭外古道边,也没有劝君更尽一杯酒,我们还想着来日方长,却已见完了此生最后一面。 国学大师季羡林少小离家,很少回去。直到有一天,母亲突...
<b>上校讲的故事</b>

上校讲的故事

我最喜欢听上校讲故事,他闯过世界、跑过码头,谈起天来天很大,讲起地来地很广。他的故事,有时间、有地点,有人物、有事情,情节起伏,一波三折,让人听起来津津有味。 上校...
等春天的第一场雨

等春天的第一场雨

湟水大地的日子已跨过了春分节气的门槛,步入了真正春天的季节,一地的花草树木在回归北半球的暖阳之下改变了一冬的枯色,渐次有了绿意。但盘踞于高原的冬季风却还没有完全的...
  • 首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