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不多看一眼</b>

不多看一眼

12岁时,王守仁正式就读私塾。去私塾时,要经过一条热闹的大街,街尾处有一家每天都挤满了人的小赌坊。见此,王守仁向同伴提议换一条路走。 他们赌他们的,我们走我们的,互不...
一番刻骨铭心,最是情难自已

一番刻骨铭心,最是情难自已

离开校园时候是五月中旬,春天的气息很是浓厚,而这样的天气也恰恰很是暖和舒适。那一天倒当真是记得真切的,前一晚还是毕业酒会,然而隔天便是各自拎着大包小包,缓缓淡出了...
草带歪了一群羊

草带歪了一群羊

我想,羊不知道有个人在山坡上等它们。 羊走路、吃草、爬山,都跟着长得好的草走。长得好的草,是给羊嘴铺的路。草长歪了,它们的路也歪了,只是它们跟着长歪了的草走,很久才...
好看的忧伤

好看的忧伤

三十九年前,也就是1970年,我可以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一个小伙伴来到河边,急匆匆地把我叫上岸来。我们长期坚守一个约定,无论是谁,只要碰到有趣的事情,都要通...
沈宰相的一封家书

沈宰相的一封家书

清代文学家宋荦收藏了一封著名的家书。这是一封父亲写给儿子的信,宋荦常常阅读这封信,每次读,都如闻晨钟,发人深...
<b>拖鞋、小猫和安尼尔先生</b>

拖鞋、小猫和安尼尔先生

曼妮姑妈微笑着打开门,拉维和米娜立刻跑出来,把表姐梅里杜往屋里推。等等,让我先把鞋脱掉。梅里杜喊道。她把她的鞋放在一双大号的、沾满灰尘的黑色拖鞋旁边。 梅里杜没有时...
孤独

孤独

大部分时候我妈独自生活。在阿克哈拉村,她的日常安保措施如下:在房子后墙上多开一个后门一旦有坏人闯入,就从后门撤退;若坏人追了上来,就顺着预先靠在后门外的梯子爬上屋...
嫁对人不慌

嫁对人不慌

自古红颜薄命,才女也好不到哪里去。冯小青遇人不淑,李清照颠沛流离,朱淑真看尽人世冷眼而更多的才女,埋没于人海中,默默無闻。相形之下,管夫人(即管道昇)的命运,简直...
我愿意去读懂你

我愿意去读懂你

一 我真后悔给爸买智能手机,更后悔教会他刷朋友圈。 周一,我在公司被忙碌的工作牵得团团转,郁闷地在朋友圈發了条动态:一个上午累成狗。几分钟后,手机提示音响个不停,全是...
文字与咖啡,不见不散

文字与咖啡,不见不散

有一些缘分,似乎是冥冥中的约定,比如,文字与咖啡。 我不在家,就在咖啡馆;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数十年前,在奥地利的绅士咖啡馆里,托贝格在一张纸条上,挥笔...
  • 首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