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

大树

多多诗集 大树 看到那把标有价格的斧子了吗? 你们这些矮树 穿着小男孩儿的短裤 那些从花朵中开放出来的声音 一定伤透了你们的心: 你们的伤口 过于整齐。 你们,听到了所以你们...
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多多诗集 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十一月入夜的城市 惟有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突然 我家树上的桔子 在秋风中晃动 我关上窗户,也没有用 河流倒流,也没有用 那镶满珍珠的太阳,升起来了 也...
走向冬天(多多)

走向冬天(多多)

多多诗集 走向冬天 树叶发出的声音,变了 腐烂的果核,刺痛路人的双眼 昔日晾晒谷粒的红房屋顶上 小虫精亮的尸首,堆积成秋天的内容 秋意,在准备过冬的呢大衣上刷着 菌类,已从...
过海

过海

多多诗集 过海 我们过海,而那条该死的河 该往何处流? 我们回头,而我们身后 没有任何后来的生命 没有任何生命 值得一再地复活? 船上的人,全都木然站立 亲人们,在遥远的水下...
看海

看海

多多诗集 看海 看过了冬天的海,血管中流的一定不再是血 所以做爱时一定要望着大海 一定地你们还在等待 等待海风再次朝向你们 那风一定从床上来 那记忆也是,一定是 死鱼眼中存留...
始终欣喜有一道光在黑夜里

始终欣喜有一道光在黑夜里

多多诗集 始终欣喜有一道光在黑夜里 我始终欣喜有一道光在黑夜里 在风声与钟声中我等待那道光 在直到中午才醒来的那个早晨 最后的树叶做梦般地悬着 大量的树叶进入了冬天 落叶从...
在这样一种天气里

在这样一种天气里

多多诗集 在这样一种天气里 来自天气的任何意义都没有 土地没有幅员,铁轨朝向没有方向 被一场做完的梦所拒绝 被装进一只鞋匣里 被一种无法控诉所控制 在虫子走过的时间里 畏惧死...
什么时候我知道铃声是绿色的

什么时候我知道铃声是绿色的

从树的任何方向我都接受天空 树间隐藏着橄榄绿的字 像光隐藏在词典里 被逝去的星辰记录着 被瞎了眼的鸟群平衡着,光 和它的阴影,死和将死 两只梨荡着,在树上 果实有最初的阴影...
一刻

一刻

多多诗集 一刻 街头大提琴师鸣响回忆的一刻 黄昏天空的最后一块光斑,在死去 死在一个旧火车站上 一只灰色的内脏在天空敞开了 没有什么在它之外了 除了一个重量,继续坐在河面上...
常常

常常

多多诗集 常常 常常她们占据公园的一把铁椅 一如她们常常拥有许多衣服 她们拥有的房子里也曾有过人生 这城市常常被她们梦着 这世界也是 一如她们度过的漫长岁月 常常她们在读报时...
  • 首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