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有趣 > 疯狂的NFT头像:俩月暴涨144倍,1180万美元买一个虚拟头像?

疯狂的NFT头像:俩月暴涨144倍,1180万美元买一个虚拟头像?

网络 有趣

现在最火爆的NFT,非NFT头像莫属。

一个戴口罩的外星人头像售价1180万美元,一个叼烟斗的外星人头像售价756万美元,一个猴子头像售价21万美元。

“两个月前关注BAYC项目(Bored Ape Yacht Club 无聊猿游艇俱乐部)的时候,地板价(最便宜的价格)是0.5ETH,现已经涨到了72ETH。”何文新告诉鞭牛士。如果刨除ETH自身价格波动、按照发稿时人民币22000元价格计算,短短两个月,一张NFT头像价格从1.1万元,飙涨到158万元,价格涨了144倍。

“又错过了暴富的机会。”何文新扼腕叹息,在巨大财富效应和FOMO情绪影响下,NFT头像网罗了一大批圈外用户。

此前,鞭牛士曾撰文介绍NFT市场,而从NBA巨星库里18万美元换一个头像到国内蔡文胜、冯波、王峰等互联网大佬跟进,再到币圈的新一轮投资狂欢,这个混合着艺术、元宇宙、资本的市场真实地被引爆了。

一只价值18万美元的猴子

上周末,#库里花18万美元买头像#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榜单。

NBA明星球员,三度获得NBA总冠军、金州勇士队的控球后卫斯蒂芬·库里,用55 ETH(当时价值18万美元)买下了一个“猴子头像”。

网友表示震惊,但更多的是表示不理解,“人傻钱多”“18万买个JPG”“我直接保存了,我竟然白嫖了18万”。

库里花钱买的这只穿着粗花西装的猴子,就是大热的“NFT头像”,会让圈外人更吃惊的是,在NFT头像交易里,18万美元已经算是便宜的价格。

CryptoPunks上编号为7523的头像,一个佩戴医用口罩的外星人形象,售价1180万美元,编号为7804的头像,一个带着帽子、叼着烟斗的外星人形象,售价756万美元。

根据OpenSea数据,市场关注度最高的Cryptopunks 总交易已达464290.93ETH,总交易额超过16亿美元,其次的BAYC共交易138744.56ETH,总交易额约为5亿美元。

根据Larva Labs网站数据,截止8月31日,CryptoPunks的地板价已经抬升至118.5 ETH,约381942.08美元。

8月25日,金融服务巨Visa以将近50 ETH(购买时约为15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一个CryptoPunks 上的NFT,而这甚至没有进入当时销售榜前 60 名。

不过,因为Visa的加入,NFT头像再次出圈。有媒体报道,一小时之内,90件CryptoPunk成交,当日全天交易额突破8600万美元,创下新高。

明星公司、名人的加入,再次推高了NFT头像的热度。

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更是以1050万美元的价格买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头像”。这并不让人意外,因为此前孙宇晨已经多次参与NFT作品拍卖,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孙宇晨已拍下近20件NFT藏品,总价值超过2个亿。

也有网友发现中国知名导演、女演员徐静蕾也将自己Instagram头像换为 Animetas。实际上,徐静蕾也是一名NFT头像大户,数据显示,徐静蕾一共拥有495个NFT头像。

为什么要购买NFT头像?

按照之前的理解,一个独一无二的NFT头像是加密世界社会地位的象征,也被一部分人认为是未来元宇宙的身份标识,“就像拥有一个限量版奢侈品包包,或是一台法拉利”。

而现在,购买NFT头像有了更直接的理由:拥有,然后等待暴富。

从NFT到NFD

一张图片高达几千万,后入场的人难道无法加入这场狂欢中?不用着急,市场已经出现了“解决办法”。

拥有Kabosu柴犬原版照片所有权的path.eth@Cryptopathic在Fractional.art上铸造了NFT碎片化代币NFD。

如果说此前的NFT头像交易还是“电子奢侈品”的溢价游戏,那么NFD的出现就是NFT真正的资本引爆点。

具体来说,就是path.eth@Cryptopathic根据这张照片,发行了总量为1000亿的NFD,谁购买一个NFD,就拥有这张画1000亿分之一的所有权。如果将头像实质化分割,每个人还分不到一个像素点。

这种模式,非常像现实中已经被监管叫停的“集资买房”,大家凑钱,买一套房子的所有权,降低了入场门槛。

“集资买房”不是为了住,而是为了炒,NFD也是如此。据Blocklike消息,8月23日,NFD正式发行,当天,NFD 最高涨至0.0009 美元,近24小时交易量超1.4亿美元。

NFD不是唯一一个碎片化的NFT。

今年3月,艺术家Beeple将5000幅画作组成一件NFT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拍出惊人的6937万美元(约4.5亿人民币)的高价,截至目前,这依然是最贵的NFT作品价格。

而在2020 年底,一家NFT 基金收购了《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5000幅画作中的20 件作品,然后发行了1000 万枚的碎片代币B20(Beeple 20 Collection)。

2021 年上半年,碎片化的NFT在慢慢渗透着加密社区。这一方法也被币圈认为是解决NFT流通性差的最好方法。

目前,像Fractional、NFTX、Unicly等平台,都在为投资收藏着提供碎片化NFT的工具。

比如在NFTX上,有100多个CryptoPunk头像已经开始了“碎片化”,每个CryptoPunk转化成碎片代币“PUNK”。

在这些平台的帮助下,NFT头像被重新分发成了不同种类的代币,这些代币在帮助新进入的投资者降低门槛的同时,也帮持币人和碎片化平台带去利润、降低风险。

2017年的头像,四年后才火爆?

抛开那些让人头晕目眩的价格数字,我们来冷静的看下这些NFT头像。

CryptoPunks、BAYC与Meebits的图像形象分别是一个人物头像、一只猿猴和一个3D人偶,其像素都很低、色彩鲜艳,具有比较高的识别率。

其中,CryptoPunk,是一个24x24像素的头像,总量有1万个。这些头像,在2017年6月已经诞生,在这个时候,任何拥有以太坊钱包的人都可以免费申领。但四年后,这些曾经免费的头像已经高攀不起。

因此,一些玩家将CryptoPunks称为“NFT领域的比特币”,如今近5万美元一枚的比特币,在早期也是免费赠送的。

而何文新错过的,也是近日崛起的NFT头像,是BAYC。

BAYC 由10000只猿猴形象的NFT收藏品组成,每一只猿猴具有4-7种不同属性,包括表情、毛发、头饰、服装等。根据不同属性的组合,猿猴的稀有度也各有不同,而稀有度也是区分价格的主要因素。

如今,各界名流纷纷购入BAYC,并更换社交媒体头像。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公开宣布持有BAYC的各界名人有:中国台湾歌手麻吉大哥黄立成、演员吴建豪、柯震东、陈柏霖、中国香港影星余文乐、NBA球星鹈鹕队得分后卫Josh Hart,黄蜂队球星LaMelo Ball、NFL美国橄榄球联盟球星Franklin等。

目前最大的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的月度交易额屡创新高,截至发稿时,OpenSea 8 月交易额突破 20 亿美元,约为 7 月整月交易额的 7 倍,8 月 24 日单日交易额更是高达 2.09 亿美元。

在名人效应的带动下,NFT头像迅速走出币圈,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最近市场对 NFT 的态度,引用股市的话说,使人们不禁想起拿破仑从厄尔巴岛逃出一家报纸的题目变换,从“科西嘉怪物”迅速变成“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

也就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市场的认知和投资人的主观心态调整很多,对NTF头像的态度也从“不可理喻”变成“真香”。

区块链投资机构Mechanism Capital 创始合伙人Andrew Kang曾撰文将NFT头像比作奢侈品、艺术品和高端房产,并在文中暗示未来NFT市场将大于400亿。

但是NFT头像也逃不开NFT作品本身的问题。

“将收藏品的所有权从实际收藏品转移到真实性证书之后,拥有该收藏品的大部分价值都将丢失。”莱特币创始人李启威曾表示,“世界上每个人都可以花 1 美元下载一首歌曲,然后享受美好的音乐,但一首歌的NFT又有什么价值呢?”

站在现目前市场情况来看,在NFD之前已有不少NFT碎片项目出现,NFD蹿红后更是刺激了碎片项目的增加。从这些现有的项目的宣传、运营、推广等方式看,其实它和发币的区别几乎没有,甚至还有发行方是在无形间避开了风险,而将碎片化的风险全丢给了市场投资者们。

在享受NFT头像带来的巨额财富的同时,你是否做好承受投机失败、泡沫破裂的准备?

(本文不做任何投资建议。应采访对象要求,本文部分人名为化名。)

广告位
标签: NFT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