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有趣 > 世界是如何一步步被鸡“占领”的?

世界是如何一步步被鸡“占领”的?

admin 有趣

鸡,是今天地球上数量最多的鸟类,没有之一。

目前,全世界的鸡已经超过200亿只,比全球人口的数量还要多几倍。它们中的大部分都变成了我们餐桌上美味的烤鸡腿、炸鸡翅、小鸡炖蘑菇……

全球鸡肉产量变化(左,FAO)和美味的烤鸡(右,Pixabay)

可以说,今天世界上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有鸡的身影,人类的日常生活也已经离不开鸡。而这一切,要追溯到8000年前亚洲东南的那片丛林……

缘自厨余的“诱惑”

当时中国西南部、泰国北部和缅甸等东南亚地区,生活着一种名叫“红色原鸡”( Gallus gallus ) 的禽类。可能是禁不住人类厨余的诱惑,红色原鸡走进了人类的居住区,渐渐不再畏惧人类。

缘分,也就由此开始。

人类简直没法不喜欢鸡——它们能当打鸣当闹钟;能打斗供娱乐观赏;会自己找吃的,省心好养活;肉和蛋都能拿来吃;这样优秀的小动物(蛋白质)怎能拒之门外呢?

本想来蹭饭,后结果自己变成了饭 | Pixabay

于是,亚洲东南部的农民开始有目的地在自家的住所附近养起鸡来,迁徙途中可能也随时带着它们。这样,鸡从亚洲东南部的一隅,向北、向西和向东扩散开来。

那么,鸡到底是如何从驯化中心扩散到整个亚洲,乃至整个世界的?虽然不能穿越回去看个究竟,但科学家根据考古记录、文字记载及基因记忆拼出一个大概的轮廓。

迈出占领亚洲的第一步

既然家鸡最早的驯化地是东南亚,它们在中国的扩散足迹应该是从南向北。不过,目前发现的考古记录尚不支持这种推测。

2016年,中国和日本的考古学家对1800多块中国北方地区出土的早期禽类遗骨重新进行形态学分析,发现这些禽类遗骨绝大多数并不属于家鸡,因为它们的形态学特征更接近于中国比较常见的野鸡——雉。

和家鸡同属鸡形目的“雉” | Pixabay

殷墟出土甲骨文“雉”和“鸡”字写法区别 | 参考文献[3]

可能是由于南方地区气候潮湿,鸡骨容易腐烂,出土的家鸡遗骨比北方更少,也更晚。比如距今3000年的云南元谋大墩子文化遗址、距今2400年的湖北省枣阳市九连墩遗址,均发现了家鸡遗骸。但目前还不能判定南方地区饲养家鸡的历史就比北方晚,不妨等待更多的科学证据来加以验证。

通过比对今天中国各省地方鸡种的基因,科学家发现另一个“反直觉”的现象:云南省虽然离家鸡驯化中心较近,当地特有鸡种与红色原鸡遗传关系也非常近,但中国很多地方鸡种并非从云南直接引入,而是存在 多种母系遗传起源。

云南地方家鸡品种 | 红河日报

广东、广西、江西等地的家鸡母系祖先可能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从东南亚引入,在华南地区繁育之后,逐渐往北向湖北、河南等地,往东向浙江、江苏、山东等地,往西向广西、贵州、云南、四川等地扩散。四川的家鸡快速繁殖不断向周边区域扩散,成为中国现代地方鸡种的重要母系来源。

家鸡在中国北方地区繁衍生息之后,很自然会进入毗邻的朝鲜半岛和日本群岛。朝鲜半岛最早的家鸡考古记录出现在距今2400年前,而日本本土鸡最初是在公元前 300 年至公元 300 年期间通过朝鲜半岛传入,然后在公元794-1192 年期间从中国唐朝传入,另外还有18世纪从东南亚引入的鸡种。日本本土鸡种的遗传贡献主要来源于中国鸡种,少部分来源于东南亚。

从西亚走向欧洲

印度河谷地区是重要的家鸡驯化中心,在公元前2000年前已广泛饲养家鸡。这里也是欧洲和亚洲鸡种的主要起源地——大量考古记录表明, 家鸡经由印度河谷地区扩散到西亚,继而进入欧洲和非洲。

家鸡从东南亚向西迁徙至欧洲的可能路线图:A为家鸡主要驯化中心,B为西亚地区,C为欧洲 | 参考文献[9]

欧洲的鸡可能是由西亚的腓尼基人带来的,考古学家从半岛上的腓尼基人遗址中发现了公元前9世纪末的家鸡遗骸。在英国,最早确认的鸡骨考古记录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70年到390 年之间。整体来说,公元前1世纪之前的欧洲考古遗址中鸡遗骸比例极低,到公元前1世纪,家鸡的遗骸在欧洲各处已经非常常见了。

欧洲文学作品也印证了这一点:公元前8世纪的古希腊著名诗人荷马在他的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等传世作品中从来没有提到过鸡。直到公元前6世纪,希腊文学作品才出现鸡,之后越来越多的文学作品中出现了鸡的概念和形象。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著名剧作家阿里斯托芬将鸡称为“ 波斯鸟”,可能表明这一时期鸡是从伊朗(古称波斯)进口到希腊的。

古希腊将鸡称为“波斯鸟” | Pixabay

分子生物学研究结果也同样证明欧洲鸡与印度鸡渊源颇深。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华南农业大学等机构的科学家利用线粒体DNA对全球地方鸡种和东南亚红色原鸡进行遗传分析,推测多个家鸡母系祖先可能 由印度尼西亚起源,向西传播到印度,并在印度完成第一次群体扩张,再由印度近中东地区传播到欧洲,在欧洲完成第二次群体扩张,逐渐形成欧洲家鸡的主要母系祖先,并对全球的现代商品鸡种产生深远影响。

非洲大陆的家鸡可能通过陆路和海路等多条路线从印度引入。非洲最早关于家鸡的记录来自埃及,可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前,不过这些记录并非家鸡遗骸,而是根据埃及墓葬中出土的古文典籍和图像推测。

一只公鸡头出现在公元前1450年的埃及墓葬壁画上 | G. A. Hoskins, Travels in Ethiopia

公元前1300年出现在埃及法老图塔卡蒙墓地附近的石灰岩壁画 | 参考文献[11]

目前,非洲最古老的鸡骨发现于埃塞俄比亚,可追溯到公元前9世纪。普遍的看法是,来自印度的家鸡经由美索不达米亚到达埃及,随后沿着尼罗河谷向南扩散到努比亚,然后沿着苏丹-萨赫勒走廊,从东非海岸一路向西,随即在沿路的非洲国家扩散开来。

对于非洲最大的岛屿——马达加斯加岛来说,这里的土著鸡与东非沿海地区有着更强的遗传联系,而不是直接来自印度次大陆或东南亚。另一个证据是,马达加斯加语里的“鸡”是从东非海岸的班图语中借来的,并非来自南岛语系。

漂洋过海,征服美洲

除了向北扩散到东亚和向西传播到西亚之外,鸡也开始跟随人类向东漂洋过海,进入大洋洲及太平洋群岛。

早在公元前3000年,从中国大陆迁徙到东南亚岛屿的第一批移民,可能将猪、鸡、甘薯等畜禽和农作物带入到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东南亚岛屿,今天大多数太平洋岛屿的考古遗址中,均发现了家鸡的遗骸。

线粒体DNA进行测序分析表明,大约3850年前,家鸡在密克罗尼西亚和新几内亚岛屿之间随着人类的迁徙而扩散,在之后数千年里,家鸡经由菲律宾、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圣克鲁斯群岛、瓦努阿图岛的东迁路线,逐渐扩散到波利尼西亚群岛,进而远及北端的夏威夷岛和东端的复活节岛,即将横跨浩瀚的太平洋踏上神秘的南美洲土地。

家鸡在太平洋迁徙路线图 | 参考文献[16]

家鸡的这一扩散路径,也印证了人类漂洋过海征服太平洋群岛的伟大壮举。甚至有研究显示,南美洲出土的家鸡遗骸可能改写人类发现美洲大陆的历史。

之前人们普遍认为美洲的鸡是由西班牙人公元1500年前后带去的。不过,1532年当西班牙侵略者弗朗西斯科·皮萨罗(Francisco Pizzaro)带人闯入当时非常繁荣的印加帝国时,他们发现当地已广泛饲养鸡,并将鸡用在很多印加宗教仪式上。如果印加人只是在短短几十年前接触从欧洲人带来的鸡,那么可能很难将鸡融入自己的生活和文化中。

2007年,一项重要的考古发现为这一谜团带来了新的解释。研究人员对智利中南部一个考古遗址出土的一堆鸡骨头进行了仔细研究,他们检测出这些鸡曾生活在公元1321-1407年之间。进一步研究发现,智利出土的鸡骨和波利尼西亚的鸡骨中的线粒体DNA之间的变异位点惊人地相似,而现代鸡却缺乏这些变异位点。因此,600多年前生活在智利的鸡可能是波利尼西亚人漂洋过海带过来的,这一时间早于欧洲人哥伦布发现美洲的时间。

在智利发现的具有波利尼西亚特征的鸡骨之一 | Archeaology.org

这一发现立刻引起广泛关注。不过,后来有多项研究显示,关于太平洋群岛家鸡率先到达南美洲的说法,可能源自现代家鸡DNA对古代鸡骨DNA的污染。

2020年,一项涉及来自六个南美国家的本土鸡线粒体DNA遗传研究显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南美鸡与其在太平洋岛屿(包括复活节岛)的本土鸡之间存在母系遗传关系,该研究更支持南美洲大陆的本土鸡起源于欧洲或亚洲。看来,要改写欧洲人发现美洲大陆的历史还需要新的证据。

南美家鸡与欧洲家鸡共享相同的单倍群祖先(绿色) | 参考文献[17]

尽管鸡的扩张历史依然存在许多谜团,但毫无疑问的是,数千年来家鸡伴随着人类的步伐,从东南亚的那个丛林,走遍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在世界各地的历史(菜谱)中都书写下精彩的篇章。

其实是玄凤鹦鹉……

参考文献

[3] 袁靖、吕鹏、李志鹏,邓惠,江田真毅. 中国古代家鸡起源的再研究. 南方文物. 2015, 3:53-57.

[5] 梁勇,康乐,姜庆林,张细权.中国家鸡多起源及相关分子生物学研.中国家禽,2015,37(14):1-6.

[6] Storey AA, Athens JS, Bryant D,, et al. Investigating the Global Dispersal of Chickens in Prehistory Using Ancient Mitochondrial DNA Signatures. PLoS ONE. 2012, 7(7): e39171.

[8] Osman SA, Nishibori M, Yonezawa T. Complete mitochondrial genome sequence of Tosa-Jidori sheds light on the origin and evolution of Japanese native chickens. Anim Biosci. 2021,34(6):941-948.

[10] Ramis, D., Anglada, M., Ferrer, A., Plantalamor, L., & Van Strydonck, M. (2017). Faunal Introductions to the Balearic Islands in the Early 1st Millennium Cal BC. Radiocarbon, 59(5), 1415-1423. doi:10.1017/RDC.2017.79

[11] Redding, R.W. The Pig and the Chicken in the Middle East: Modeling Human Subsistence Behavior in the Archaeological Record Using Historical and Animal Husbandry Data. J Archaeol Res. 2015, 23:325–368.

[12] Woldekiros, Helina S. and A. D&aposandrea. Early evidence for domestic chickens ( Gallus gallus domesticus ) in the Horn of Afric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steoarchaeology. 2017, 27 329-341.

[14] Al-Jumaili AS, Boudali SF, Kebede A, et al. The maternal origin of indigenous domestic chicken from the Middle East, the north and the horn of Africa. BMC Genet. 2020,21(1):30.

[15] Storey AA, Athens JS, Bryant D, et al. Investigating the global dispersal of chickens in prehistory using ancient mitochondrial DNA signatures. PLoS One. 20127(7): e39171.

作者:文杰、汤波、刘冉冉

广告位
标签: